嘿嘿最近想寫點短篇
歡迎丟CP和腦洞給我XD

【MS】大熱天

炎炎夏日,柏油路上不斷冒出熱浪扭曲了空氣,連風都跟著炎熱起來。路上行人人手一支冰棒,試圖藉此來降低難耐的高溫。
與南部相比北部溫度稍低幾度,卻因盆地因素使大台北地區活像個烤爐一樣,有種不把人烤成乾不罷休的氣勢存在。陳信宏一手拉著衣領搧風,腳步逐漸加速只差沒奔跑起來,他現在只想回家耍廢吹冷氣。
他家律師前兩天打贏了一場業界裡極端不看好的官司,推拒了所有慶功邀約,向老闆請了一星期的假當作犒賞自己,同時半開玩笑的對陳信宏說要當名不專業的家庭主夫在家等他回來。
一推開家門一股沁涼的風迎面而來,紓緩了徒步回家所產生的熱氣,原本想什麼都不管直接癱在沙發上當一灘爛泥,該死的黏膩感逼得他不得不先洗澡。東西隨便一丟跑...

【黎嚴】Decade

黎子泓半坐在床上閱讀剩餘不多的原文小說,枕邊人睡得香甜,早已進入夢鄉。鎖骨處的物體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放下書籍溫柔地將落下的髮絲勾到耳後,視線轉移到白皙且骨節分明的手,上頭有著一圈明顯的戒痕,在上頭落下一吻。

跨年那天不意外又被嚴司拖出辦公室強迫過節,在黎子泓的堅持下開他的車,不知為何每次搭嚴司的車都莫名想睡,獨留嚴司一人醒著開車他又不放心,天曉得身旁的法醫又熬了幾天幾夜。目的地倒是出乎意料的地點,是楊德丞的餐廳。
「你又來煩德丞?」
「小黎你這樣不行,我跟德丞可是好朋友,不能用煩來形容好不好,這叫友善的交流。」
「別佔人家便宜。」
「這次他可沒虧本哦。」嚴司轉頭給黎子泓一個曖昧的笑,停好車後一同下車。跟...

新投!

雖然前幾天哀號(?)過了
但我男人真的真的真的回來啦!!!
看到新投好開心嗚嗚嗚嗚

曾經以為他和蛇足出完專就真的要消失、然後再也不唱了
你的歌聲不僅讓我微笑,也讓我有了繼續前進的力量
不論是生活還是學習日文都一樣

重逢的那天總算是被我等到了呢

【MS】畢業典禮

「哪有設計系比法律系先畢業的道理!!!」這是溫尚翊聽到陳信宏畢業日期的反應,而且還在他期末考前,設計系不是應該每天爆肝畫圖然後超晚畢業嗎?
呃、陳信宏的確是每天爆肝畫圖沒錯,他的作品前陣子還獲獎,跟著指導教授一同出國領獎去了。前一陣子也是忙到廢寢忘食,要不是每天被他抓出來吃飯胃穿孔都不意外,這麼想想好像不該靠北才對。
「啊哇欸(那我的)畢業典禮你會來嗎?」
陳信宏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無辜的看著溫尚翊,微嘟的嘴緩緩開口。「怪獸哥我那天有工作面試......」
「哦,那沒關係啊。面試完幾點,要不要我去接你?」
「還不確定,到時候再打給你,謝謝怪獸哥~」溫尚翊拍拍陳信宏的頭,拿起吹風機替他吹乾微濕的髮絲,理所當然...

【MSM】你我他

MSM是獸信莎並非獸信獸,此外還是把刀,無法食用者請略過哦
原本是想寫獸信的結果就歪掉了(跑



陳信宏不熟練的點燃香菸,空氣中開始彌漫著那像毒癮般令他上癮的熟悉菸草氣味。
然後,他哭了。嘴角掛著一抹笑,和晶瑩剔透的眼淚形成對比,更加凸顯此時此刻此人的悲傷。
蔡昇晏站在透明門外,沒有要進入的意思,默默地站在門口看著陳信宏宣洩情緒。

溫尚翊結婚,究竟是誰的錯?
他只是個旁觀者,沒資格做任何評論。

修長的手指夾起香菸狠狠地抽了一口,眉頭卻皺得死緊。濃厚的尼古丁毫不留情的衝擊他的肺部,對於一名不會抽菸的人來說何不是種酷刑?蔡昇晏則是忽然明白陳信宏那時好時壞的嗓音怎麼來的。

淚痕佈滿在白皙的臉龐,那人也沒有要伸手擦拭的...

サウンドハウスの中の人。

你能回來真的太好了

你願意再唱真的太好了

即使我脫坑了,即使我接觸的越來越少了

可是,我心中永遠有一個屬於你的位置

永遠的、本命


蓮ぱおかえりなさい。

有時候,喜歡不戴眼鏡去看世界
有著四百多度近視的雙眼,看出去是模糊不清的
少許時間還會帶點擴散過頭的光暈,卻美的令人目不轉睛

如果說,朦朧的視野能暫時蒙蔽現實的殘酷
淡化人與人之間數不盡的勾心鬥角與看不完虛偽
那,我願意永遠這樣看待一切
可它只是「理想」,只能是個「理想」


現實不會因此變得溫柔
人與人的相處也不會變得和睦
長越大才懂社會的黑暗
才懂不管是哪種職業、地位都有著潛規則存在


孩子總期待長大
大人總懷念從前
畢竟這世界真的太黑暗,說令人絕望也不為過
有多少人們被壓的喘不過氣
又有多少人們在夾縫中求生存



字數過多,留言收。

【獸信】兩者

「陳信宏,你何必這樣作賤自己?還有溫尚翊,你他媽的真是個人渣!」常被他們戲稱尖沙嘴的學弟一針見血地戳破他們不願正視的問題。

甩門離開前瑪莎的眼底有著無法言喻的憤怒,溫尚翊垂下眼,沉默。


『我要和阿沚結婚了。』


□□□


「阿信,我…」陳信宏伸出食指阻止了對方的道歉,自從溫尚翊在會議結束前宣布喜訊後他最常聽到的就是來自本人極度愧疚的「對不起」。

夠了,他再也不想聽到任何一句道歉的話語。太多也太重,他承擔不起。

「瑪莎說得對,我是人渣。」

「你不是,從來都不是。」風風雨雨的二十年,要割捨何其容易?

可他不願再見到溫尚翊接到父親電話時總得...

【獸信】意外之吻

是的昨天我群又在玩遊戲啦!
限時十分鐘,雖然被我寫到最後又變告白(笑)



「.......」這是瞠大眼的陳信宏。
「.......幹!」回過神來的溫尚翊往後退了一步,大叫出聲。
「幹屁喔該幹的是我吧!」
「欸你不要講的好像你很虧一樣,拎北的吻很珍貴好不好!」
「你上次喝醉明明抱著石頭亂親哪來的珍貴可言!」
兩人你一人我一語的爭吵,周遭死黨笑成一遍,陷害兩人接吻的蔡昇晏更是笑到快斷氣,他只是想說推一把陳信宏,結果他真的一個重心不穩朝溫尚翊吻了下去。
幹,陳信宏你臉紅會不會太明顯,嬌羞屁哦?
蔡昇晏在心中翻了個大白眼,拍拍手引起大家注意,語氣曖昧的說著我們不要在這裡當電燈泡,把社辦留給他們最最最最親愛的社長與副社長...

1 / 21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