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生賀

最近的陳信宏常很神祕,常趁他不注意時溜出自己的視線範圍,更常在瑪莎身旁打轉。
「你們到底在幹嘛?」
「想知道?自己問你家那隻。」瑪莎冷冷地回答,大有老子在打遊戲不要吵我再吵我就把你轟出去的含意。
溫尚翊撇了一眼遊戲進度,果然是因為卡關在不爽啊。俗話說的好,惹熊惹虎不要惹到恰查某,更何況對象是出了名的尖莎嘴。
八成是在準備什麼,畢竟自己的生日快到了。

餘光瞄見溫尚翊走出大雞腿,瑪莎拿起擱在桌上的電話,迅速按出一組號碼撥出。
「莎莎我很忙欸!」
「你家親愛的團長已經起疑了,拜託你手腳流利點學快點好嗎?」
「認識我這麼多年你難道不知道我專業煮泡麵嗎?」
在電話另一頭的瑪莎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是是是,主唱大人說的是。你再學不會怪獸生日就沒蛋糕了。」
「不會啦我很認真學欸!而且Vicky很細心也很有耐心的教我,OK啦。欸好啦不說了,有什麼情況再打給我掰!」
瑪莎對著顯示通話結束的螢幕吐出四字結語。
「媽的人渣!」

□□□

陳信宏搶先一步回到家裡,脫下身上的黑色長版外套,物品隨意丟在沙發及桌面,拿了衣服便衝進浴室洗澡。
────要是被怪獸發現身上有糖霜那就功虧一簣了。
當溫尚翊關上大門踏進玄關的那刻陳信宏正好從浴室出來,水蒸氣在他後面跟著竄出,有種將人包圍在霧中的錯覺。沒戴眼鏡的眼睛微瞇,邊擦頭髮邊說著你回來了。
拿出吹風機插上插頭,在開啟開關前被身後人奪走,陳信宏勾起好看的貓唇,乖乖坐在床上享受對方的服務。
「最近在忙什麼?常常一忙完你就不見了。」
「沒有啦,就SR跟廠商那邊有些小問題,需要協調。」
「是哦。那現在狀況還好嗎?」
「還算順利。後天我要開會很晚才會回來哦,看你要不要在大雞腿吃飽再回來。」
「那你呢?」
「我再看看。反正回來你也在,你煮嘛────」閃亮的雙瞳眨啊眨,眼底滿是期待,心中則在竊笑。
溫尚翊非常吃這套,屢試不爽。
「厚啦,哇租吼哩甲(好啦,我煮給你吃)。」
「耶───怪獸哥人最好了!」
「災丟厚¬¬(知道就好)。我去洗澡。」
「好。」
等著溫尚翊走進浴室關上門,陳信宏抽出枕頭下的手機,打開與士杰的對話紀錄,修長的手指在上頭飛舞,不到五秒的時間將訊息送出。
『後天就靠你們了。』

□□□

眾人在大雞腿幫怪獸慶生的同時,SR一散會陳信宏就衝回家。
打開櫥櫃將預先準備好的器具與材料拿出,把寫滿蛋糕作法的筆記本找個角落架設好,捲起衣袖圍起圍裙準備開工。
麵粉過篩、打發蛋白、混合、加入蛋黃一氣呵成,動作十分熟練。不說或許沒人看得出來這是陳信宏第一次自己從頭到尾製作蛋糕。
送進烤箱觀察蛋糕膨脹狀態,成就感也跟著一點一滴在心中擴散開來,嘴角逐漸上揚。
打開塑膠盒倒出草莓仔細地清洗,當然不忘邊洗邊吃,聽見烤箱定時聲響起陳信宏擦擦手,套上隔熱手套端出蛋糕放上已切好的草莓,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並拍了張照留念,順便傳給Vicky看。
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響拉回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的陳信宏,他笑著脫下圍裙端起蛋糕往餐桌移動,對著朝自己靠近的人唱著生日快樂歌。
「阿翊,生日快樂。」
「蛋糕你做的?」
「對啊。」陳信宏切下一小塊,叉起蛋糕遞到溫尚翊嘴邊,後者毫不猶豫的張口咬下。
「好吃嗎?」那雙小鹿般的雙眼緊盯著溫尚翊不放,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情緒全寫進眼底。
「好吃。」
「真的嗎!」
「真的。」
隨後又被餵了一顆草莓,「甜?」
「很甜,但你更甜。」溫尚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襲陳信宏的唇,陳信宏沒忍住紅了耳根。
「謝謝。」
「未來的每一年生日,都要一起過喔。」
「那是當然。」






後記

生日快樂,我最愛的團長
希望你的願望都能實現
希望你們別累壞了身體
我們都在這裡等你們回來
年底年初我們桃園見

评论
热度(18)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