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大熱天

炎炎夏日,柏油路上不斷冒出熱浪扭曲了空氣,連風都跟著炎熱起來。路上行人人手一支冰棒,試圖藉此來降低難耐的高溫。
與南部相比北部溫度稍低幾度,卻因盆地因素使大台北地區活像個烤爐一樣,有種不把人烤成乾不罷休的氣勢存在。陳信宏一手拉著衣領搧風,腳步逐漸加速只差沒奔跑起來,他現在只想回家耍廢吹冷氣。
他家律師前兩天打贏了一場業界裡極端不看好的官司,推拒了所有慶功邀約,向老闆請了一星期的假當作犒賞自己,同時半開玩笑的對陳信宏說要當名不專業的家庭主夫在家等他回來。
一推開家門一股沁涼的風迎面而來,紓緩了徒步回家所產生的熱氣,原本想什麼都不管直接癱在沙發上當一灘爛泥,該死的黏膩感逼得他不得不先洗澡。東西隨便一丟跑進房間,又咚咚咚地衝進浴室內,不忘在移動過程中喊著「我回來了。」
沐浴完陳信宏單穿一件黑色背心,蹲在地上和貓玩的不亦樂乎,溫尚翊見狀走進房間拿出襯衫與毛巾,走到那人身後彎腰替他披上和擦拭不斷低落水珠的髮絲。
「別穿那麼少,寒丟哩丟災係(感冒你就完蛋)。」
「反正怪獸哥在嘛~」
「好啦,過來吹頭髮。」陳信宏對黑貓伸手,黑貓跳進他的懷裡和他繼續玩耍。乖乖坐在溫尚翊面前的地板上,享受專屬他的服務。不得不說溫尚翊吹頭髮的技術真的很好,不會讓某一處過熱也不會漏掉某處,偶爾還會替他按摩太陽穴,貼心。
「哩咧衝蝦(你在幹嘛)?」從剛才溫尚翊就很疑惑陳信宏的舉動,沒事一直對貓吹氣幹嘛?
「怕玩玩熱啊。」陳信宏回得自然,語氣和平時閒聊相同,由此可知這並非玩笑。
幼稚的可愛,真的是可愛到犯規。溫尚翊臉上不自覺浮出寵溺的微笑,放下吹風機席地而坐和他家設計師並著肩,接過自家黑貓。
「咩啦(不會啦),不會冷吼?」黑貓喵了一聲,長長的尾巴勾住溫尚翊的手腕,彷彿在給予肯定的答案。
摸摸黑貓的頭與下巴,看牠舒服的瞇起眼,陳信宏湊上前擼貓。
「來吃飯吧,今天煮了你愛吃的青醬義大利麵哦。」
「青醬!阿翊你人最好了!」
「今罵佳災(現在才知道)?去洗手,我去拿出來。」
「好~」

有人在家等著自己回來的感覺,真好。

评论(1)
热度(18)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