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敬樹」

「江川直樹」

「黑川巧」

「瀨戶由宇真」

「瀨戶呢?」副班長問

「還沒來」蛇足淡淡回應

副班長沒說什麼,直接在點名板上畫圈

由宇真是他們這群裡最乖的,平時不會翹課,除非他們拉他一起,他只會請一種假 ─ 病假

翹課不怕被記過? 當然是和老師有著良好關係,同學也是。他們這群會玩又會讀,前十有四個是他們,只要分數達到老師標準,大多都會睜一眼閉一隻眼,當然,也不能翹太多課,班長副班長也會多少幫他們

 
 

直樹一整天都很焦躁。看來由宇真又沒跟他說身體不舒服了

趁直樹出去打電話,蛇足和げろ分工合作,一個收書包一個去保健室要證明

「喂,吉娃娃。」

「嗯?」蛇足將他的書包丟過去

「欸?」

「去找由宇真吧!」げろ將證明拿給直樹

「你們….」

「快滾,老師那邊我負責」

「謝謝你們…!」

「請我們吃飯就好」

「我要吃牛排!!!」

「沒問題! 先走了!」直樹衝去學校,跑到由宇真家

 
 

「江川呢?」班導看著蛇足和げろ

「他身體不舒服回家了」

班導點頭表示瞭解,「最近溫差有點大,班上已經有兩位同學請假,大家要注意保暖。翻開課本第27頁…」

 
 

直樹站在由宇真家門前喘氣。

由宇真家離學校不遠,用走的二十分可到,跑過來只要十分鐘

按了下電鈴,意料內沒人開門。直樹打開鞋櫃,在最底層找到備份鑰匙,開門進入

「每次都不說….」直樹將書包丟在沙發,走到廚房裝了杯水,再去由宇真房間

「みーちゃん,你醒著嗎?」

「嗯… ぽこたん抱歉…剛才沒接電話…」

「笨蛋みーちゃん,你是不知道我會擔心嗎,為什麼不舒服也不跟我說!」

「我不是故意的…」

「你再不跟我說我就要跟你分手…」

 「我家ぽこたん才不忍心跟我分手呢」みーちゃん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講不聽就會啦!」ぽこた靠著床沿坐下,「你又胃痛了嗎?」

「嗯… 原本以為還可以的,結果一動就很痛,連拿手機都有些困難…」

「昨天有吃飯嗎?」

「有」

「你家有胃藥嗎?」

「在那裡」みーちゃん指著書桌抽屜

「哪一格?」

「二」

「等我一下,我去裝水給你」

「謝謝」

「我幫你放一排胃藥在這裡哦」

正在吃藥的みーちゃん點頭

「不然你痛下去根本就動不了」

「………」無法反駁的事實

「餓了嗎?」

「不餓,可是想睡覺」

「想睡就睡啊,我陪你」

「你不是翹課嗎?」

「蛇足他們幫我請假了」

「陪我。」みーちゃん抓住ぽこた的手

「這不就在陪你了嗎」

「陪我睡」みーちゃん拉著ぽこた躺下

「真是的…」ぽこた失笑

「直樹,我愛你。」みーちゃん輕吻ぽこた額頭

「我也愛你,快睡吧」ぽこた吻了みーちゃん的唇,在他的懷中蹭到一個舒服的位置,漸漸沉睡

 
 

「嗚… 幾點了啊…」ぽこた拿過手機,快六點了

「みーちゃん,我去買稀飯給你吃好嗎?」ぽこた將人輕搖醒

「嗯…好……」

「你有沒有好一點?」

「好多了」

「那就好,我等等回來」

 
 

「直樹學長,你怎麼在這?」蓮跑過來拍直樹肩膀,直樹家跟這裡是反方向

「哦,我去由宇真家啦! 由宇真身體不舒服,我去照顧他」

「原來是這樣,那還好嗎?」

「好很多了」

「摁… 學長,我想問你一些…關於蛇足學長的事情」

「蛇足嗎? 據說那傢伙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副模樣,這是げろりん說的」

「就是現在這樣?」

「摁啊,懶散的外表下有顆孩子氣的心什麼」直樹笑了下繼續說,「一直都是被動的那方,別人推他一把他也不見得會去做,不如由他人主動還比較快,尤其是某方面更加明顯,你懂得」

「所以,他人主動的話,成功機率比較高?」

「Bingo!就是這樣沒錯」

「直樹學長謝謝你,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啊」

 
 

「みーちゃん,我回來了喔」

「在客廳吃嗎?」

「好啊!」ぽこた將兩人晚餐放在桌上,みーちゃん早已把筷子拿好

「我剛才在便利商店遇到蓮哦」

「摁,然後呢」

「然後他問了我有關蛇足的事情」

「蛇足?」

「對啊,我是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看出來,但我覺得他們兩個互相喜歡」

「有嗎…?」

「有,就一種感覺」

みーちゃん皺眉頭深思

「說不定再過一陣子,我們這群就會出現第三對情侶了」

 
 

『學弟聽不懂我也沒辦法,都講這麼多了,是吧?

不過看那反應,一定是懂了才會急著跑走

嘛,真是令人越來越期待後續了呢』

ぽこた心想。

 

评论(5)
热度(4)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