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天

CP蓮蛇,不知道有沒有虐的虐文

拖太久了,以至於忘記最初的想法...

-

第三十三天。

有人說,習慣一個習慣需要三十三天。

在你離開的第三十三天,我,是否已習慣你不在身邊?

答案,肯定是否。

 

你一臉嚴肅坐在客廳,這是我一開門看到的景象

不能說嚴肅,該說難過、糾結及無限抱歉

這一天,終於來了嗎?

是什麼從臉上滑下? 啊,原來是淚

明明你一句話都沒說我卻哭了

視線逐漸模糊,你似乎走向我

接著,我被抱住了

從今以後,這體溫不再是我的了。

可不可以不要放手?

「蛇足....對不起....」

「你答應過的承諾,算什麼...」

「對不起....」

「我只有一個問題想問... 你真的愛我嗎?」

「這輩子最愛的就是你。」

「嗚...」

「別哭...我會心疼」你哽咽了

「蓮..」我伸手抱緊你

「我的心,很痛。像是被人死命掐著,快不能呼吸,卻無法為你承受一點難過,因為始作俑者就是我」

「不是你的錯.....」

愛情裡,沒有一定的對錯

結局早已揭曉

哭累了,也沒力氣,你將我抱進房間,將淚水擦拭乾淨,輕撫我的臉,不斷說著道歉的言語

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機會

想要再清醒點,再和你多相處一點,終究敵不過睡意

 

當太陽從東邊升起,

你正式走出我的世界

 

屋子裡充滿我們的回憶,早已回不到一人生活

試圖分清你的、我的,卻發現有太多太多東西,是屬於「我們」的,是密不可分的

於是我選擇離開。

 

「ぽこた,你知道蛇足さん最近在幹嘛嗎?」

「不知道耶,怎麼了啊」

「我聯絡不到他...」

「不然我幫你聯絡看看?」

「那就麻煩ぽこた了」

「OK,有消息再跟你說」

「好」ぽこた掛斷與みーちゃん的通話,發了簡訊給另外一人

 

『みーちゃん已經發現了』

 

「蓮パ,你最近有和蛇足さん聯絡嗎」みーちゃん不是故意要挖蓮傷口,而是真的找不到人

「沒有...」

「蛇足さん他,失聯了」

「失聯?」

「號碼變空號,家裡沒人... 用了所有通訊軟體找他,他都沒回」

「什麼時候的事情?」

「有一段時間了...」蓮掛斷電話,不管現在還是上班時間直接衝出公司,用最快的速度前往蛇足家

みーちゃん收起手機,皺起眉思考自己跟蓮說這件事究竟是對還是錯

 

蓮拿出鑰匙開門,迎接他的是空蕩蕩的房子,還積了一層薄灰

蛇足家的鑰匙一直都留著,不捨得,也不願丟

這是屬於他們的家。

熟悉不過的擺設,完好如初,最重要的人卻離開了

玄關上擺著一封信,蓮打開來看,紅了眼框

『當其他人發現我不見時應該有段時間了,你知道後一定會跑過來,有十封,右下角有寫著編號,繞著屋子走一圈吧』

蓮依序找到信,讀著內容,看到最後泣不成聲,手緊抓著信,眼鏡丟在一旁,滑坐在地上

 

『這是最後一封了,選擇放在房間是因為我們在這裡相處的時間最久

 

蓮,很抱歉以前很少說這句話。

寫這些信時,才真正體會到我對你的感情有多深

我愛你,很愛很愛

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

把曾經屬於我的好,給她吧

否則對她不公平

 

這是段不可能開花結果的戀情,我們都知道,但還是選擇在一起

蓮,謝謝你。

謝謝你為我所做的,包容我的任性、懶散

 

答應我,以後也要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如果可以,忘了我吧。』

 

明知道當初提出交往,最後會重傷蛇足,但他還是提了

蛇足也知道會受傷,依舊接受

此時此刻蓮覺得自己根本就是混帳,怎麼狠心讓自己最愛的人獨自承受這樣的苦?

再多的懺悔也無法改變現況,一切都已成為過去式。

而蛇足再也沒有出現在眾人面前。

 

           

 

兩年後

 

「蓮さん的小孩出生了喔,是個可愛的小女孩」

蛇足點頭,喝著熱飲

「嘶... 北海道好冷。」ぽこた雙手朝雙手吐氣

「習慣就好」

「蛇足さん呢,還好嗎?」

「摁,就是回到最初的生活罷了」

「那...有想要結婚嗎?」

「......  或許吧,我也沒認真想過」

這次換ぽこた沉默

「這樣,真的好嗎?」

「這是最好的選擇」

「還是很多人在找你...」

「該慶幸我人緣這麼好嗎」蛇足淺淺地笑了

ぽこた拍了拍蛇足肩膀,「不管怎樣,我永遠支持你」,臉上有著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知道」

「那我先走了」ぽこた起身,帶起口罩與帽子,離開咖啡廳

 

蛇足一人坐在咖啡廳,望著外面的雪景,腦中試著想像蓮的小孩會長怎樣?

和蓮結婚的女性肯定也是個溫柔的人吧?

我過的怎樣都不重要,我只希望你快樂。

 

ぽこた沒說的是,從蛇足離開後蓮再也沒真心笑過,周邊朋友都知道

他不敢說,也不能說。

 

Fin.

评论(10)
热度(4)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