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夏 - 你的墓碑上著我的名字

一直要寫的雙子拖到現在,慚愧#

雙子三十題,改於雙生,死亡設定有

 

-

 

佟過世了。

今天是他出殯的日子

阿因哭得很慘,9歲那年車禍失去了母親,現在又失去了父親

他緊抱著棺木大哭不肯放手,小聿站在他的身旁輕撫他的背,時不時用手背擦掉眼淚,李臨玥紅著眼眶試圖把虞因拉起來,但他不動於衷

此刻的他,心情很複雜。

 

雙生兄弟人緣很好,儘管他們兩個個性完全不同,不過都是好人。現場也來了不少警員

而在現場,並知道真相的人只有三人

嚴司,玖深,他。

 

虞夏的墓碑上,刻著虞佟的名字。

從七樓摔下來的人是夏,佟頂了他的位置,想幫夏抓出究竟誰是內賊

內賊抓出來了,夏卻送命了

嚴司與玖深表情凝重地看著站在棺木旁一言不語的虞佟,誰也沒有選擇說出棺木中的人到底是誰

或許,他們會守著這個祕密一直進棺材也不一定,全看虞佟如何決定

 

虞佟擤了擤鼻子,轉身離開現場,躲進廁所

他沿著廁所門板滑落在地,臉埋進雙腿中暗自哭泣

如果不是自己當年決意要報考警校,夏也不會跟著自己一起

沒當警察的話,夏還活在世上

他將一切的錯誤攬到自己身上,獨自承受著這巨大的痛苦

 

虞佟突然想起虞夏以前說過的話。

 

我們就像是鏡子。

總是映照著對方。

只要我們不說,就沒人能分辨出誰是誰

因為我們是雙子

最了解對方的人

「除了生死之外,都不能將我們分離。不准再給我想些有的沒的,不然我就揍你,就算你是我哥也一樣」

那個不善甜言蜜語的虞夏如此說著,卻溫柔的將虞佟的臉捧起,認真的看著他

 

虞佟哭著,但也笑著

累了,淚了。

「大概也瞞不久吧…」不像自家兄弟這麼容易動怒,就算扮演的再好總是有被戳破的一天

而且,不想再瞞了。

 

將隱眼取下,重新戴上眼鏡,展開步伐回到葬禮現場,隨手把護膝丟在地上,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和反應不及的狀況下在棺材前跪下,放聲哭喊著虞夏的名字

阿因與小聿遲遲反應不過來,直到玖深與嚴司走過來跟他們說,棺材裡的人真的是他二爸才緩緩偏過頭,不可置信的看著虞佟

那個總被笑稱少林弟子的二爸,真的與他們天人永隔了嗎

他想問為什麼,為什麼要欺騙他,為什麼要欺騙大家,卻什麼都說不出口,只剩眼淚不停留下,不知道第幾度模糊視線

聲嘶力竭的哭著,聲音啞了依舊如此

不敢相信,不想相信,不願相信

 

接著,時辰來到。

大家上前把情緒完全失控的父子檔拉開,此刻有誰不難過?

又有多少人是一手擦淚一手拉人?

無法計算。

 

最終,棺木入土。


再見了,我最愛的夏。

下輩子我們還要當兄弟,還要當情人。

讓我好好彌補這一世的錯,好嗎?

 

End.


评论
热度(16)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