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夏佟 - 無題

隱CP有,請看標籤。


-


虞佟一推開大門,警局同僚立馬閃到一邊去原因心知肚明。平常為人最和善、最好相處,和自己雙生弟弟虞夏是雙面鏡的虞佟現在全身佈滿黑氣,嘴邊的微笑令人感到更加危險,能退多遠就退多遠。只有玖深一個人衝向虞佟,把人拉進某人非常不常進,拿來睡覺用的辦公室,玖深把虞佟送進去後關門,在心底祈禱拜託不要有人跟老大打小報告說是他跟佟說的!


沙發上的虞夏深深沉睡著,全身上下都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他到底是怎麼跟犯人搏鬥的,更何況夏的身手不差。

據玖深說法,虞夏掛彩回到警局後被一群警員拉去醫院,代價是一人一拳,都受傷了打人依舊不留情啊…

醫生開的藥裡含有想睡覺的成分,虞夏吃下後感到頭越來越重,最後不敵睡意倒向沙發。


虞佟席地而坐,近距離看著虞夏,眼下的黑眼圈重的跟熊貓有得比,最近上頭施加壓力要他趕緊將毒品案解決搞得他心煩氣躁,又好幾天沒睡,可能忙到連飯都沒吃,想到這虞佟就心疼,火氣瞬時消失一半。

「不要總讓我擔心啊……」阿因就算了,小聿有點被帶壞,夏更不用說了。

虞佟脫下自己的外套輕蓋在虞夏身上,虞夏皺了皺眉翻身繼續睡,虞佟輕手輕腳的走出辦公室。


感受到大家關心的視線,餘光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地微笑著,眾人便明白他氣消了。

「老大還好嗎?」剛回來的小伍開口詢問

「睡著了,你們不要叫醒他,讓他睡。」

「可、可是…」

「就跟他說我說的,等他醒來麻煩打電話給我,我把他壓回家休息。」

「好,我知道了。」

「謝了。」

小伍搖搖頭表示這沒什麼,虞佟也回到行政組去。


晚上九點開著車把虞夏載回家,一路上兩人保持沉默,講白了就是低氣壓。

一直到回家還是這種情況,虞夏也只能乖乖認錯。

「佟。」

不理會。

「虞佟。」

依然。

虞夏在心裡罵著打小報告的人,遠在警局的玖深突然打了個噴嚏,阿柳笑他有人在背後詛咒他,嚇得玖深差點再度裝上鑑識組的玻璃門,上次撞了一次沒事,這次不保證。

慢慢的接近在廚房料理兩人晚餐的虞佟,由後抱著他。

「哥,對不起。」

「你就只有這時候才會叫我哥。」悲情牌嘛,他知道的。

「……」

「放開,很危險。」虞夏聽令乖乖放手,坐在餐桌等待。

虞佟將飯菜擺好,坐定位才緩緩開口。「夏,不要再受傷了好嗎?」

「嘖,這也不是我願意的。還不是那些犯人…」虞夏話說到一半對上虞佟憂心忡忡的視線,把剩餘的字句吞了回去。

他知道那種眼神的含義,是希望不要再有人離開、受傷,在大嫂過世時出現過。

「夏,我會擔心,我會難過。你是我的親弟弟、家人、戀人。」虞佟頓了頓繼續道,「不管站在哪個角度,我都不希望你受傷。阿因也好,小聿也好,你也是。雖然傷不在我身上,但我看了心很痛啊…」

「嗯,我知道。」

「你哪次不是這麼說。」虞佟嘆氣,開始吃著遲來的晚餐。

虞夏索性放下碗筷,直視虞佟。「我沒事,好好的在這,別多想。」

虞佟也看著虞夏,不開口。

「…我以後會注意,可以嗎。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我了。」他受不了啊…

「說到做到,再食言你就一個月三餐自行打理。」

聽到這句話比世界末日還恐怖。身為一家之長的虞佟當然知道他跟他兒子是廚房殺手,沒把廚房燒光就不錯了更何況自理。

但也只能默默的點頭答應,最少虞佟暫且原諒他了。


而他,明天絕對要把告密者拖出來揍一頓再說,不然他就不叫虞夏。


fin(?


小劇場


玖深突然感到背後一陣冷風吹過,又想起剛才阿柳說的詛咒,一秒聯想到他最怕的「不科學」事物,二話不說衝向阿柳抓著他的衣服躲在他背後。

「玖深你幹嘛?」

「有、有那個…」

「你不要自己嚇自己,我剛才是開玩笑的。」

「不、不是啦!我剛才站在儀器前面檢驗東西,突然有一陣風從背後吹過來…」

阿柳好氣又好笑的轉身,手握拳輕敲玖深額頭,「笨蛋,我開電風扇啦!想太多了你,趕快回去工作。」邊說邊拿出點心好讓玖深分心。

看到點心的玖深很開心的接過手,熟練的拆開包裝,邊說著「阿柳你人最好了謝謝你」之類的話繼續工作。

有時候阿柳在想,像玖深這種天然呆能在工作時十分專業,平常少根經、不怕死、容易受驚,還能繼續待在重大鑑識組也是件不簡單的事。

由此可見,玖深雖然怕鬼,但他更愛這份工作,撞鬼受傷也不願意辭職。

真是有毅力啊,阿柳小小聲的說著。


這次是真的fin了w


-


暑假繼續寫,開學就看情況了

不過某些日子是絕對會寫的w


评论
热度(5)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