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

蛇足失憶有

很莫名的一篇文

CP是蓮蛇



「唔…」蛇足張開眼所見的是純白的天花板,純白的棉被,空氣中有著淡淡的消毒水味,以及一個他認不出來是誰的陌生男子,在握著他的手在睡覺。

蛇足放輕動作抽回手,結果還是吵醒了男人。

「蛇足?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男子睜大眼看著他,情緒十分激動。

「頭痛…」

「我幫你叫醫生。」

「等…」話來不及說完男子已離去,只好晚點再說。

他看起來氣色很差,是一直在醫院照顧自己嗎?


「病患沒有受到太大的外傷,但內傷有些嚴重。畢竟是先撞到頭部,有腦震盪的可能性,近期要密切觀察,可能會有失憶的後遺症,請有心理準備。」蓮聽完醫生簡單的說明後愣在原地,失憶。他抹了把臉,重新整理心情,整理好後踏進病房,蛇足正望向窗外的天空發呆。

「蛇足。」

「你的臉色好差,有好好休息嗎?」

截然不同的語氣,彷彿他們是陌生人,不是在一起多年的情侶,蓮顫抖的問出「你記得我是誰嗎?」

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蛇足對他搖頭,那瞬間他的心都冷了,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抽了抽鼻子,拉過一張椅子在蛇足身旁坐下。

「那…你還記得什麼?」

「我是歌手,在Nico上面出道的。」

「只有這些嗎?」

「我記得みーちゃん、ぽこた、Gero。」

蓮哭了,他低下頭不願讓蛇足看到他哭泣的樣子。至少,他不是全部都忘記,醫生也有說記憶是可以慢慢找回來。

蛇足看著眼前男子哭泣,心像被人揪住一樣疼,他輕輕的抬起蓮的臉,抹去他的淚水,努力回想他是誰。頭很痛,很多零碎的畫面在腦中浮現,他們一起在台上唱歌、一起去吃飯、躺在床上對彼此微笑、他躲在他的懷裡、他低頭吻他、抽煙時被阻擋…卻怎麼樣都無法組織成一個完整的畫面。

「你叫,蓮嗎?」蛇足疑惑的看著他。

「對。」蓮有些意外又有些驚喜,蛇足想起他是誰。

「不要哭…我…」蛇足抱著頭表情痛苦。

「蛇足,你還好嗎?」

努力的與疼痛奮戰,最後想起了蓮的笑臉。「我喜歡看你笑,你笑起來很好看,有酒窩。所以不要哭了好嗎,我也很難過…」蛇足垂下眼,腦中雖都是零碎的畫面,但也足夠證明他跟蓮的關係,心痛不是沒有原因。他討厭現在的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偏偏遺忘的又是很重要的事情,很重要的人。

蓮不語,咬住下唇忍住哭泣聲。

「蓮,我們是戀人對不對?」

「對,我們是情侶,是透過みーちゃん認識的,在2009年的冬コミ。」

蛇足哭了,他主動伸手擁抱蓮。「蓮,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我忘記了很多、忘記了我們之間的回憶…看你哭我也很難過…但我知道,我喜歡你。而且很喜歡、很喜歡。」

「時間很多,可以慢慢想,就算想不起來也沒關係,我們可以再一起製造新的。」蓮撫著蛇足的背,這是蛇足喜歡的安撫方式。

蛇足點頭,他確實感受到了蓮對他的喜歡、對他的愛。

「想這些都會痛嗎?」

「嗯,會。」

蓮把人放開,抽了張衛生紙為他擦淚。「知道車禍怎麼發生的嗎?」

「我只記得我要前往會場。」

蛇足正搭車前往live現場,意外發生連環車禍,有人酒駕連撞了三台車,蛇足所搭的計程車正是其中之一。蛇足聽到巨大聲響回頭時看見後方的小客車追撞上來,來不及反應頭直撞到車窗,昏了過去,司機也受了傷,緊急送醫。

「這些,都想不起來了?」

搖頭。

「那就別想了,好好休息。」

「可是這樣就會忘記…」「那些不重要。」

「不重要…?」

「只要你人平安就好。」

「……蓮,謝謝。」

「睡一下吧,我幫你買吃的。」蓮在蛇足額上落下吻,留下他一人在病房。

蛇足心中滿是虧欠感,默默決定要把所有事情想起來,不讓蓮傷心。

蓮去了趟公共廁所,朝臉撥了幾把水,讓自己清醒一點。好幾天沒睡好黑眼圈重的跟熊貓有得比,頭髮也亂糟糟的,十分憔悴。

「打起精神來!」在心底對自己喊話,失去的記憶可以彌補,逝去的人可回不來。

而且他相信著蛇足肯定會想一切的,他相信他。

會好轉的。


fin.


评论(3)
热度(7)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