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lyosy - 「我一直在這裡。」

我需要thalyosy的糧 ヽ(´Д`ヽ

男友力三十題

 

 

halyosy最近心情不穩定,身為現任男友的that也不太明白為什麼,不過略知一二,但他真的想不通。

他們認識11年了,當年約他到東京見面的人也是他,沒道理。

 

「蛇足さん,能陪我喝酒嗎?」蛇足在晚上九點收到halyosy的訊息,問了對方所在地,車程大約半小時。將兩隻貓安頓好,換套衣服後出門,在樓下遇到正好來到的蓮。

「我去找halyosy,晚點回來。」

「等等。我載你去,比較快。」

「嗯。」

 

「謝了。」

「要回來再打給我。」

「我坐車回去就好,你好好休息,不要等我回家累了就睡。」

「知道了。」

 

halyosy獨自一人坐在角落喝著悶酒,帽子壓得很低卻掩蓋不住落寞的神情。

「晴義。」

「蛇足さん抱歉,突然把你找出來。」

「跟that怎麼了?」

見對方搖搖頭,卻欲言又止。「我們沒事。」

「嗯?」蛇足熟練地拉開易開罐,喝了口啤酒後撐著臉看向臉頰通紅的halyosy。

「我在想要不要…提分手。」

「吵架了?」

「沒有。」

「覺得自己綁住那孩子了?」

「嗯。」

「你有沒有問過他。」

「欸?」

「知道他的想法嗎?」

搖頭。

「那就別輕易下定論。」

「可是我…」「喜歡著翔太對吧」

「一直都很喜歡…」就是因為這樣才怕是自己一昧地把that綁在身邊,11年過去了,他也不是當年的那個小男孩,已經是個成熟穩重的男人。

「有時候,愛情需要的是一份信任。」

「信任?」

「晴義,你信任翔太嗎?」

「咦?」

「回答我。」

「信、信任。」

「既然如此就不該分手,好好地和that談一談。」

halyosy抿唇不語,大口罐著手中的酒。

 

「that,你先去晴義家,我等等把他送過去。」蛇足邊結帳邊講電話。

「晴義?蛇足さん你們兩個在一起嗎?」

「嗯,喝醉了。」

「好,再麻煩蛇足さん了。」

「翔太。」

「怎麼了?」

「你有查覺到吧,晴義的反常。」

「有。」

「好好聊一聊,去的路上順便買個解酒液,免得明天宿醉。」

「我知道了。」

「先這樣,待會見。」

 

「謝謝蛇足さん,造成你的麻煩很抱歉。」

「沒事,那我回去了。」

「路上小心。」

 

「晴義,先把這喝下去。」that將解酒液放在halyosy手中。

「翔太…?你怎麼在這?」

「蛇足さん把我叫過來的,快喝。」

「哦…」

that坐在地上,盯著躺在沙發上休息的halyosy。「晴義,你最近到底怎麼了?」

「對不起…」

「對不起?」

「一直把你綁在我身邊…」

「沒有這回事。你沒有綁住我,是我自願的。」

「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啊。」that笑出聲,看著比平時更像孩子的halyosy。「喜歡那個私自拿我的曲子去合音、給了你照片卻不給我照片、把我從山形老家拐到東京的你。」

「真的?」

「嗯。」that輕撫halyosy的臉頰,「我一直在這裡,在你身旁,不會離開。就算你要分手我也不答應,原本想提分手對吧。」

「蛇足さん跟你說的?」

「不是,我猜的。我們可是認識了11年啊!」that用力捏了halyosy的臉。

「好痛!」

「不要亂想了,好嗎。」

「嗯。」halyosy抱住that,「最喜歡翔太了。」

「我也是。」

 

Fin.


评论
热度(5)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