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ったろ -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忘記毛毛是讀法律還是政治,這裡寫法律

死黨點文,為什麼要欺負國文白癡叫我寫這個啦(哭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けったろ在逛部落格時看見這句話,蠻優美的,往下拉認真讀著白話解釋。

『我來為你們高唱一曲,請傾耳認真聆聽。

李白 ─ 將進酒。』

「李白…似乎是中國很有名的詩人?」けったろ撐著頰陷入回憶中,思緒飄回大學時期。有個關係良好的女性朋友,平時相處就跟哥兒們沒兩樣,以下稱為W。

W是個對中國文學非常有興趣的女孩,大學卻讀法律系而不是中國文學系令けったろ十分不解,詢問過後得到的答案是「比起文學家更想當律師!不覺得女律師很帥氣嗎?文學就當興趣,沒事就看看古代詩人寫的文章,感受一下當時他們的心情,抒發壓力,不錯吧。」說完後用手肘輕撞了下けったろ,けったろ點頭表示看法相同,畢業後對方順利當上律師而自己則是歌手兼演員。當初還信誓旦旦的說著以後絕對要當律師,蠢死了。


會對李白有印象正是因為W最喜歡的詩人是他,也常常跟けったろ分享最近看到的詩,有些けったろ也曾讀過,便會一起討論。

上網將整篇詩看完,けったろ的感想是真的寫得很好及中文好難懂啊。難怪會有「博大精深」這四字成語的存在。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けったろ重複著這句話,接著露出甜甜的笑容,跑到みーちゃん身旁。


「みーちゃんみーちゃんみーちゃんみーちゃんみーちゃん!」

「嗯?」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みーちゃん努力理解這句話,最後的結論是…「けったん,我聽不懂。」

けったろ掛在臉上的笑容更燦了,「まぁ。因為是みーちゃん所以一點都不意外哦。」

「我又不是高材生,不准笑我!」みーちゃん捏了把けったろ的臉。

「意思就是我來為你們高唱一曲,請傾耳認真聆聽。」

「原來如此。」

「所以みーちゃん唱歌給我聽!」

「欸?應該是你要唱給我聽吧?」みーちゃん在心中想著這是什麼跳躍性結論。

「みーちゃん先唱我再唱~拜託嘛~」けったろ拉著みーちゃん的手撒嬌,一臉「我真的很想聽」的樣子,加上那語氣,みーちゃん的心跳不知道漏了幾拍,只差沒噴鼻血。

名副其實的犯規啊。

於是みーちゃん答應了。

「那けったん有想聽的歌嗎?」

「游吧—鯛魚燒!」

「怎麼會想聽這首。」みーちゃん捂嘴笑。

「突然想到超パーティーⅡ,而且みーちゃん唱這首很好聽,開頭的清唱超棒的哦!還記得台下有粉絲大喊おじさんと。」

「也記得太清楚了。」みーちゃん忍不住弄亂眼前的金毛頭髮。

找歌詞、放伴奏。みーちゃん認真的演唱およげ!たいやきくん,唱完後けったろ很開心的跟他說謝謝。

「換けったん了哦。」

「等我一下。」けったろ把筆電放在腿上,快速搜尋著歌曲伴奏。

說實話,不驚訝是騙人的。みーちゃん非常意外けったろ會唱心拍数#0822,原本以為會唱快歌,像裏表ラバーズ、脳漿炸裂ガール。

「 いつか僕をやめるときまで

あと何度「好き」と言えるのだろう」唱這兩句時けったろ將視線轉向みーちゃん,隨後轉回螢幕上把剩餘部分唱完。

「唱完啦~~~」けったろ把筆電放回桌上,伸了個懶腰,然後被みーちゃん環抱住。

「不會放棄,會一直說著喜歡,直到けったん聽到煩為止。」

「這首歌是我對みーちゃん告白哦,心情就跟歌詞一樣,一字不差。還有,喜歡跟愛都是聽不膩的啦。」けったろ順勢躺在みーちゃん懷裡。

「也是我的告白。喜歡けったん,けったん是我的。」

「はいはい。你的你的,才不會有人想搶。」

「那最好。」

けったろ抬頭望著みーちゃん項鍊上的戒指,與自己手上的正是一對,在燈光照耀下露出同樣的光芒,讓けったろ感到安心。打從心底慶幸自己沒當律師,否則根本不可能遇到みーちゃん。

希望能一直維持下去,平凡又幸福的生活。


fin.


评论(10)
热度(8)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