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嚴 - 幸福

【幸福的定義是什麼?

幸福的容貌又是什麼?

有人認為,不愁吃穿的生活,便是幸福;有人認為,和愛人一起生活,就是幸福。

在你眼中的幸福,是什麼樣子呢?】

 

「幸福這東西,真不是普通的抽象。」嚴司正躺在沙發上閱讀輕小說,連續跟多如山的屍體相親相愛三天的他得到兩天假,睡到自然醒再吃頓飯,打算悠閒地度過第一天假日。準備看影集時看見旁邊的書架,想起先前未閱讀完畢的小說,便改變心意,拿下書籍,將書籤從中抽起,從頭看一次。

嚴司把書放在胸口,回憶起大學時代。他跟黎子泓以室友的身份認識對方,熟悉之後成為朋友,到後期變成曖昧不清的友人,對彼此都抱著好感,卻維持著友達以上的朋友關係。大四那年,黎子泓畢業,他還有三年的醫學院要讀,兩人從此分道揚鑣。黎子泓朝著檢察官的目標努力著,他努力繼續把醫學院念完。也不是斷了聯絡,只是次數少得可憐,分離這麼多年,聯絡次數雙手都能數出來,莫名的諷刺。起初嚴司很不習慣沒有黎子泓的日子,身旁少了個總是冷冷對待自己、吐槽自己的人,雖然有心是有,但總會想起和黎子泓一起住宿的日子。後來去了國外,最後又回到台灣。

原先是在北部工作,接到調度通知便前往中部支援,也在這裡與黎子泓重逢。見到對方時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連招牌的痞子笑容都忘記展現出來。而那份被壓抑在心底多年的情感,在見到黎子泓的那一刻蜂擁而上,大學時期的那份喜歡,從未改變。

「阿司。」

「唷,室友好久不見!不對,該改口叫前室友了。」

「晚上有空嗎?」

「怎麼?大檢察官要請我吃飯嗎?」

「也不是不行。」

「那當然有空啦!」

「晚上九點,我來接你。」

「OK,晚上見。」

 

「沒想到大檢察官還記得我喜歡吃什麼,好感動。」

「怎麼可能忘記。」黎子泓唇角微微上揚。

「等等、小黎你笑了!?」嚴司吃到一半的義大利麵就這樣滑落盤中。

「嚴司。」

「怎麼?」

「你有女朋友嗎?」

「你在說笑嗎,當然沒有。黎子泓,你今天是吃錯藥了還是沒吃藥?」

「我喜歡你。」

「欸?」

「願意跟我交往嗎?」

「你說你…」

「喜歡你。」

「認真的?」

「大學四年,還不夠認真?」

「大學四年,到頭來還是朋友不是嗎。既然如此,為什麼當初不說,現在才說?」

「人總是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我也不例外。」

「沒想到你會說這種話。」

「願意嗎?」

「你說呢?」

黎子泓微笑,「你的眼神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真是莫名其妙。」

「什麼莫名其妙?」

「小黎?!」

黎子泓瞄了嚴司一眼,「你有假我就沒有嗎。」

「你居然會放假!我以為你會跟老大一樣一直工作到死都不放假,累積起來的假說不定都能放個五年十年。」

「沒有這麼多,不要亂說話。」

「這可是我嚴司大哥哥的內心真實想法,一丁點亂說的成分都沒有。」

「聽你胡扯。剛才說的莫名其妙?」

「哦,沒事。我只是在想我們大學時代跟出社會重逢的事情罷了。」

「嗯。」

「小黎,在你眼中的幸福,是什麼模樣?」

「不知道。」

「拜託你稍微思考一下好嗎。」嚴司忍住了翻白眼的衝動,自己怎麼會喜歡上如此沒情調的男人啊。

「那你眼中的又是怎樣?」

「明明是我先問的,你又反問。」

「你可以不回答。」

「我說了你也要說。」

「嗯。」

「只要能跟你、警局同仁過著平安的日子,不要有人受傷或離開,就是幸福。換你了。」嚴司用手肘頂了頂黎子泓。

「你就是我的幸福。」嚴司愣了幾秒,隨後笑了起來,他真的沒有想到黎子泓會這樣說,太不符合他的風格。

黎子泓環住他,「認真的。」

「能聽到黎大檢察官這麼說,我的榮幸。」


其實他家男人也不是那麼沒情調。

 

Fin.


1122寫多了抓不太到黎嚴,有點崩希望別太介意


评论
热度(11)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