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ぽ - 無題

之前跟yuuya一起寫的,忘記丟上Lofter

是line的聊天紀錄www


 

「殿~殿~殿~ 陪我玩!」ぽこた直接坐在蛇足大腿上

 

「吵死了」直接把人推下去(喂

 

「啊好痛!」屁股著掉的ぽこた發出哀號,一臉無辜看著高高在上的殿下

 

「誰叫你太吵了,活該」

 

「我吵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ぽこた嘟著嘴,伸出手希望蛇足把他拉起來

 

「就算你不吵也不會把你當作不存在啦」看見對方伸出手,自己嘆了口氣,也伸出自己的手把對方拉起來

 

「最愛殿了」起身後又不怕死的坐在蛇足腿上,一雙大眼睛眨呀眨的盯著他

 

「..........」見對方根本不怕死的又坐在自己腿上時,蛇足開始考慮要不要再把對方再推下去一次

 

「殿。」ぽこた用著甜甜的聲音叫著蛇足,手自動還在對方頸部上

 

「どのどの的叫,不喊我的名字嗎?江川直樹」放棄推倒他的想法,乾脆任由對方抱著,對方一直想玩,那自己只好奉陪了

 「嗯…可是叫名字不知道要不要叫さん啊」ぽこた微微歪頭

 

「隨你吧,你愛加或不加你高興就好」其實關於對方到底加不加さん其實蛇足根本無所謂。反正都是叫自己的名字

 

「啊啊,蛇足さん隨和的個性有時候真不討喜...人家只是想聽你說不要加さん而已」

 

 「不討喜還真是對不起啊!反正加不加又不是取決於我。是說該起來了沒?你有夠重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ぽこた把重心整個壓在蛇足身上抱緊他,「就不能說點甜言蜜語嗎...我想聽啊...」說著說著聲音逐漸沙啞

 

 「真是的,不要說著說著就要哭了阿」伸出手摸摸對方的頭髮試圖要對方情緒安穩下來,不過甜言蜜語什麼的....還真講不出來啊

 

「けったん都會說みーちゃん對他說了什麼....蛇足你都沒有...你是不是不愛我了?」酒後吐真言,ぽこた反而哭得越來越慘。
除了告白時蛇足說了句喜歡他,想跟他在一起之外,再也沒聽到喜歡了,愛也是

 

「不愛你了?不愛你我還會任由你這樣任性耍脾氣嗎?不愛你了我還會任由你趴在我身上賴著不走甚至跟你上床嗎?江川直樹」雖然交往過後就不曾說過喜歡或者愛之類的話,但聽到對方這樣質疑自己還是感到有些生氣

 

 ぽこた無言以對,蛇足說的都沒錯,但他真心不懂。「但說一句愛我有這麼困難嗎。」ぽこた直起身子,看見蛇足略為不悅的表情,「我說了這麼多的喜歡跟愛,我知道你愛我,說出口真的很難嗎?」

 

 「就這麼想聽我說嗎?」蛇足又再次嘆口氣,接著也起了身「我看要是我不講你真的無法安心是吧?」伸出雙手把對方抱住,嘴向對方的耳多靠近「愛してる、直樹」

 

「嗚、だそく....對不起...」

 

「我真的、很想很想聽。想聽你說喜歡、說愛、或是其他情侶之間會說的話....」

 

「好好好,所以別哭了?」伸出手把對方的眼淚擦乾

 

「嗯。」ぽこた點頭如搗蒜,蛇足替他擦乾淚又抱緊他,哭累了直接睡在蛇足身上。無奈的看了熟睡的ぽこた一眼,認命把他抱回房間,蓋好棉被。

 

「晚安,笨蛋。」

 

    

 

不重要的後記:

:寫完了耶,奇妙的DP文

yuuya:終於寫完了,殿下還真是難寫阿(?

:哪會,我家跟你家這隻都很好寫

yuuya:有嗎?我覺得超難寫的!!下次不寫了我要換寫咪醬<

yuuya:我要拋棄殿下(喔

:有啊,難寫的是對長吧。所以下一篇是準備寫MP的意思?快點拋棄讓我寫我的大本命

:雖然你雷但我愛得要死(刪除線

yuuya:不要太過分了喔ww小心換我雷死你(欸


以上。

评论
热度(8)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