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嚴 - 四篇短打

【跟風/挑戰】四篇短打

 

1.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

3.死亡,不使用「死亡」、「盡頭」、「到此為止」、「那邊」等字眼。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見」、「歡迎回來」、「記得當年」等字眼

 

1.告白

 

去參加醫學院聚餐的嚴司,是被扛回宿舍的。

黎子泓邊無奈地想著為什麼出門不帶鑰匙,邊踏開步伐向大門前進,原本想說的話在開門後一秒消失。

「小黎,抱歉啊這麼晚還吵你。只是我真的找不到阿司把鑰匙放在哪…」醫學院的學長笑著賠不是。

「沒關係,我還沒睡。但阿司他…」

「說到這個,我也覺得很反常。」兩人一同將喝到神智不清的嚴司弄上床。

「最近有發生什麼嗎?」和嚴司當室友當了三年半,從未看他和成這副模樣。

一定有事。

「沒有,所以我才想問問你。你也知道…」

「阿司平常不喝酒。」

「對。」

「不過我也不清楚…」

「這樣啊。那阿司就麻煩你了,我先回去休息。」

「謝謝學長。」

「不會,你也早點睡,放生阿司也沒關係的。」

「如果狠得下心放生的話我也想。」當然,這句話是黎子泓的低咕,學長並沒有聽見。

送學長離開不到五分鐘,躺在床上的嚴司似乎清醒了些,用力地眨了眨眼,發現自己已回到宿舍。書桌的燈依舊亮著,代表他室友還沒睡,但人不在。

算是克難地撐起身子,讓自己半坐在床鋪上,回想讓自己喝醉的原因。

到頭來還是因為他。

早在很久以前,嚴司知道自己的感情早已越線,而且越的過分,只不過一直沒表現出來。

直到前幾天,他看見黎子泓被學妹告白。

那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黎子泓猶豫了。

嚴司不想,也不敢聽到答案,逃開了。

所以他並不知道黎子泓最後拒絕了學妹。

這就是導致他心情極差的主因。

「你醒了。」

「你去哪了?」

黎子泓搖搖手中的物品,遞給嚴司。

「謝了。」嚴司接過解酒液,對到黎子泓瞳眸時迅速撇開,若無其事的喝下。

但黎子泓沒有忽略那反常舉動。

「你怎麼了?」

「我?沒事啊,只是突然想喝結果喝過頭罷了。小黎你就別像個老媽子唸不停,拜託不要。」

輕浮的語氣,看似一如往常,但黎子泓知道,嚴司在說謊。

因為嚴司完全不敢直視他。

而這個謊,跟自己有關。

室內瞬間沉默下來,兩人各有各的心思。

嚴司盯著已空的瓶子發呆,黎子泓在想該如何是好。

說不上為什麼,不過腦中有股聲音,跟他說這麼做就對了。

於是他決定放手一搏。

黎子泓抬起嚴司下巴,給了他一個不深不淺的吻。

和嚴司以往開玩笑性質的不同,是十分認真的。

「如果你擔心的是這個,那麼我可以跟你說,我也是。」黎子泓對滿臉驚訝的嚴司如此說道。

「小黎…」

「阿司,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我願意。」

 

2.分手

 

「吶,小黎。」

「怎麼了?」

「我們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嗯。」

「對不起。」

「沒關係。」

「我希望你…」「你什麼都不必說。」

「我都懂。」

嚴司垂下眼,跟黎子泓背對背的走向不同方向。

他們的距離漸漸拉長,不斷增加,直到看不到彼此也不曾停下腳步,或是回頭。

從今以後,他們便由兩條平行線上的焦點,變為永不交會的平行線。

 

3.死亡

 

這天,下著大雨,和在場每個人的心情一樣,一樣沉重。

唯獨有個人是笑的。

他笑著站在他的棺材前。

大家心底都很明白,他的笑絕對和平常玩世不恭的不同,卻沒人看懂差在哪裡。

瞭解差在哪的人,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小黎,你知道我不信上輩子跟來生的對吧。但是啊,為了你,我願意相信有來生這東西。你欠我的可多了呢,我也沒找學藝最差的學弟來切你,以後給我好好地加利息還回來。罰你下輩子永遠跟我在一起不能分開就好,我人很好對吧?」

依舊不正經的口吻,依舊不正經的笑容,反令人感到倍感心痛。

而嚴司最後說的話誰也沒聽見。

也許是雨聲蓋過了他的話,也許是他用著雲淡風輕的方式述說。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哭嗎?因為我不希望你難過,所以我不哭。」

「你要相信我,我會好好的。」

「你還要知道,這並不是我們兩個的句點。」

「最後,別忘了一件事。」

「我愛你。」

 

4.重逢

 

嚴司在大六時申請上修,去了美國讀書,黎子泓也是事後才知道的。

這段期間他們斷斷續續有聯絡,嚴司更是常打國際電話過來,完全不在乎電話費爆表,一講就是一個半小時起跳。

黎子泓想了想,將近半年沒接到嚴司的電話了。

大概是快畢業了所以很忙吧。

黎子泓也沒要主動打電話的意思,最近案件倍增,工作量變大,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

恍神想著過陣子再打給那傢伙,完全沒注意到敲門聲,等他回過神來才發現書記官在門邊探頭叫他。

「怎麼了?」

「有人找你哦。」

門外的人向書記官道了謝,緩緩推開門。

伴隨黎子泓瞠大的雙眼,嚴司的好心情全寫在臉上。

「室友,你完全沒變啊。不對,我們都畢業了,應該改口叫『前室友』了吼。」

「你什麼時候…」「半年前囉。」

「你沒跟我講。」

「給你一個驚喜嘛,喜歡嗎?」

「那你為什麼會在台中?」黎子泓忽略廢話,直截了當的說出他的疑問。

「沒禮貌,無視別人的問題。被調下來了,從今以後就是同事啦~」

「嗯,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黎大檢察官。」

 

Fin.


评论
热度(5)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