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M】你我他

MSM是獸信莎並非獸信獸,此外還是把刀,無法食用者請略過哦
原本是想寫獸信的結果就歪掉了(跑



陳信宏不熟練的點燃香菸,空氣中開始彌漫著那像毒癮般令他上癮的熟悉菸草氣味。
然後,他哭了。嘴角掛著一抹笑,和晶瑩剔透的眼淚形成對比,更加凸顯此時此刻此人的悲傷。
蔡昇晏站在透明門外,沒有要進入的意思,默默地站在門口看著陳信宏宣洩情緒。

溫尚翊結婚,究竟是誰的錯?
他只是個旁觀者,沒資格做任何評論。

修長的手指夾起香菸狠狠地抽了一口,眉頭卻皺得死緊。濃厚的尼古丁毫不留情的衝擊他的肺部,對於一名不會抽菸的人來說何不是種酷刑?蔡昇晏則是忽然明白陳信宏那時好時壞的嗓音怎麼來的。

淚痕佈滿在白皙的臉龐,那人也沒有要伸手擦拭的意思,一滴滴落在衣領和沙發上。他迷茫的看著一旁不斷閃爍的手機,抽了下鼻子,滑開、輸入號碼、播出。
「阿信,怎麼了?」他眷戀了大半輩子的嗓音在耳邊響起,陳信宏用力咬住下唇以免哭出聲,「阿信?」
一樣的語氣,一樣的溫柔,可他的心究竟在何處?
「分手吧。」掛斷前那人在另一頭亂了陣腳,隱約聽見對方拿起鑰匙說著你等我,陳信宏武斷的掛了電話並關機,順手將手機丟至另一張沙發上。

不過就是戒毒,沒那麼困難,更何況、早該戒了。

突然覺得相信溫尚翊說的話的自己有點傻。
『我希望我的生命裡有你也有她。』
『我跟她,選一個,你選誰?』老掉牙的問題在此時變得重要無比,回應他的卻是沈默。
他猶豫了,他逃開了。
答案是誰,不重要了。
再度抽了一口僅剩一半的香菸,瞥眼剛推開門曾被他們戲稱為菜花的學弟,給了個虛弱的微笑。

多麼狼狽,多麼不堪一擊的模樣啊。
讓他任性一回吧,不想再裝得落無其事了。

蔡昇晏奪過他手中的菸,將他的頭壓在自己肩頸處。
「哭吧。」
哭完,就忘了他吧。

你不能說的,我都明白。
你不能抽的,我替你抽。
他不敢愛你,我來愛你。

可你會接受我的愛嗎?

FIN.

评论
热度(14)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