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嚴】Decade

黎子泓半坐在床上閱讀剩餘不多的原文小說,枕邊人睡得香甜,早已進入夢鄉。鎖骨處的物體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放下書籍溫柔地將落下的髮絲勾到耳後,視線轉移到白皙且骨節分明的手,上頭有著一圈明顯的戒痕,在上頭落下一吻。

跨年那天不意外又被嚴司拖出辦公室強迫過節,在黎子泓的堅持下開他的車,不知為何每次搭嚴司的車都莫名想睡,獨留嚴司一人醒著開車他又不放心,天曉得身旁的法醫又熬了幾天幾夜。目的地倒是出乎意料的地點,是楊德丞的餐廳。
「你又來煩德丞?」
「小黎你這樣不行,我跟德丞可是好朋友,不能用煩來形容好不好,這叫友善的交流。」
「別佔人家便宜。」
「這次他可沒虧本哦。」嚴司轉頭給黎子泓一個曖昧的笑,停好車後一同下車。跟著服務生的腳步踏上二樓,被帶領到一個隱密的位置。
「老闆有替你們準備特製餐點,稍後為您送上。」服務生點頭微笑後離去,黎子泓視線轉回法醫身上。
「所以你跟德丞達成什麼協議?」
「秘密,不告訴你。」
黎子泓僅僅瞥了嚴司一眼,這麼多年他早就習以為常,他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
兩人在餐桌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聊案情、聊小說、聊電影......
鄰桌的女孩拿出手機,興奮地倒數著,數到零的剎那由一縷金色的煙火拉開序幕,一場精彩的煙火秀正式開始。
煙火即將結束之際,黎子泓從西裝外套暗袋拿出一個正方形的深酒紅色盒子,他看著嚴司專心拍攝的側臉,忽然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結果還是會緊張嗎?
等到煙火結束,嚴司低頭檢視影片時黎子泓才開口喚回他的注意力。
「嗯?」
「十二年了。」黎子泓淡淡的微笑著,少見的笑容緩和了那張不苟言笑的面容。
「十二年過去,我們都從小大一成為社會人士了,歲月果然是把無情的殺豬刀啊。」嚴司裝得一副感概樣,看在黎子泓眼裡不過是另類的撒嬌。
「而未來,希望你能陪我繼續走。不論是工作或是生活,都一樣。」嚴司一臉不敢相信黎子泓會對他說情話,正想問他是不是被外星人綁架時被眼前的小盒子嚇到而閉上嘴巴,呆呆地看他的前室友拿出戒指。
這輩子還真沒想過被求婚,他以為他們會一輩子維持現在的關係。結婚對他們而言並不是那麼重要,只要對方在身旁就行,畢竟身為警務人員,風險本來就大。
「去美國結婚吧。」
「欸?」
「想用另一種身份,把你介紹給我爸媽。」
嚴司總算反應過來笑出聲,隔著眼鏡的雙眼直視著黎子泓,等他說出最重要的話語。
「你願意嗎?」
「當然願意。」他替他上戴上戒指,簡約風格的銀戒在燈光下閃耀著,和他手上的,一樣。
他們相視而笑,他們擁抱,然後互道新年快樂,最後買了機票飛往美國。

黎子泓甩了甩被壓麻的手,小心翼翼的從嚴司懷裡掙脫,輕手輕腳地關閉房間大燈。重新鑽入被窩中環抱他,低聲道晚安。

從今以後就請多指教了。

FIN.

评论
热度(5)

© 綀雨 | Powered by LOFTER